Feb 01, 07

不经意的片段

火车上见一女子用红黑双色笔记录短信对话。或许是因为颠簸,记事簿上她的手游走得很缓慢。很久不曾发现旁侧的目光亦让我看出她的用心。

有段时间曾不停地往电脑里同步短信,不知觉间竟也存储了数千条。其实用这种方式与记忆对抗并无意义,成长终归要以遗忘做代价。从裤兜里掏出手机,看见才清空的收件箱里只留着一条信息,收信时间是很久以前的某个深夜,那个时候的自己躺在床上酩酊大醉,耳不聪目亦未明,脑中竞是温润幻觉。想给老爸拨个电话结果看不清屏幕,满世界星星旋转。

  1. Sophia 2007-02-04 18:06 引用 回复

    你喝醉了真好玩

  2. episode 2007-02-04 20:26 引用 回复

    不是吧……

  3. 翠鸟 2007-02-12 12:53 引用 回复

    很早已经开始习惯经常性的清理短信,对无意义的立即删除…

  4. 孤枫 2007-02-13 00:45 引用 回复

    我在电脑上存短信
    但一直没看过
    就像戒掉的反复看QQ聊天记录的坏习惯

  5. episode 2007-02-19 14:41 引用 回复

    其实以前的短信也是有选择性保留的,后来就改直接点Clear All了。企鹅上好多年的聊天记录,动不动就好几百页,想反复看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