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 28, 07

木日一

4、
深夜。空气中弥散着一缕缕肃杀的味道。
无风。灯光昏暗。一个人趴在桌上写字,速度之快,没人能看清他手的动作。
他,就是江湖上声名鹊起,名声在外,杀人于无形之中,夺命于方寸之内,人贱人爱,花贱花开,一树菜花压海棠,玉树淋风胜潘安,喊水花不叫水花叫浪的玉面小飞龙lenny王。此时,他正借助熄灯后应急灯的微弱光线,写就一部绝世经典,这部经典的名字就是——
检查!
是的,检查。

3、
英雄光环的背后,往往有着旁人看不到的血泪史,lenny王亦如是。
做什么事情都要讲究天分,而在公管班最有天分的,无疑就是lenny王。该班的天才很多,小超超,兴兴,艾彼索德,无一不是如此,但为什么说lenny王是最有天分的呢?打一个比方,在上学期期末因欠费停网之后,大家都乖乖电影游戏,lenny王却伙同小超超用初始密码尝试登陆同学们的帐号上网,其觉悟,和其他等待续费的同学们完全不在一个层次上。
我们这里暂且不讨论他们的这种行为是多么YD,性质是多么恶劣,无耻的样子多么有我当年的风采……(此处删减三万字)。但历史的经验告诫我们,群众的眼睛是贼亮的,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终于,在网络管理员同志的亲切关怀下,lenny王同学被封了IP。
没有网络的日子是昏暗的。在这种天地无光,日月无华的艰苦环境中,lenny王同学保持了一颗平常心,以一种积极向上的心态面对生活,自学了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和三个戴表伟大思想。在这些高尚思想的熏陶下,他终于摆脱了低级趣味,和我们划清界限,从后进分子队伍中间脱颖而出。

2、
话说lenny王同学以理论武装了头脑,提高了自己的思想修养,在无数日的冥思静想之后终于大彻大悟,找到了正确的出路。这条大道就是,写检查。
于是乎,在一个风和日丽,草长莺飞的晚上,lenny王同学开始奋笔疾书,潜心完成一部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的宏伟史诗。
时间如逝,白驹过隙,不知过了多少个夜晚。偶然的一次机会,某人发现了史诗中的一个致命错误,并由此,展开了一段惊天地泣鬼神的对话:
艾彼索德:“你检查的查好像写错了。”(此刻A4纸上赫然挺立着一个大大的察。)
lenny王:“那怎么写?”
艾彼索德:“木日一。”
lenny王:“这样?”(lenny在纸上写了一个字,目旦。)
艾彼索德:“……木头的木。”
lenny王写了个木旦。
艾彼索德:(悲戚状)“不是,是,是上下结构。”
lenny把日和一换了个位置。
艾彼索德:(吐血中……)“我说他们仨是上下结构。”
于是lenny从下到上写出木日一。
lenny王:“不对吧,我好像没看见过这个字啊……”
我们可怜的艾同学终于没能扛住,内伤过重昏死过去。临走前他咬破手指,在地上用鲜血写成了一个大大的查字,留下一句“以后出社会了不要说你是大学毕业的”,就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他深爱着也一直留恋的世界。

1、
五百年后,爱彼索德转世再次为人。
他生下来就得了一种怪病,而且是不治之症。这种病到目前为止听说只有一个病例,名叫“木旦一综合症”。
发病时他逢人便问:“excuse me,你会写查么?木日一的查,不是草头查。”
给他看过病的医生们都说,唉,看着这么伶俐的孩子,可惜啊。
直到18岁的某月某日某时某分某秒,他看见了一个在写书的人,顿时觉得此人很眼熟,似曾相识,气度非凡。
只见那人转过头,轻柔地冲他问了句:“XX,秩序的秩咋写?”
他很纳闷为何此人知了他的名字。不过他还是回答了一句:
“禾失,禾苗的禾,失去的失,左右结构,禾在左,失在右。”
“我怎么记得失字上面有个广字头啊……”
……
他吐了口血,心想,他奶奶的,我们真的是很有缘。

0、
好了,木日一的故事就讲到这里了。最后贴张lenny王同学的真迹于此,至于那份绝世经典,已早在网管同志的手上。

wrongly written character

—————–传说中的黄金分割线—————–

记一件丢脸的事

今天去嘉汇汉唐买书,中午和同学在外面吃鱼。饭店上菜的速度很慢,两盘都快吃完了主菜还没踪影。于是我叫来服务员,说:“你们鱼什么时候上?”

结果很不幸的是,当时周围人声嘈杂,我说话的声音亦不够大。只见该女笑得很腼腆,低下头作尴尬状。

身边的同学转过头来问我:“你刚是不是对她说她很漂亮啊?”

……

  1. jackie 2007-04-06 22:28 引用 回复

    你老也不更新日志,肯定是去扮演小熊维尼了…

  2. episode 2007-04-08 17:40 引用 回复

    正酝酿更新呢。嘿嘿,那个小熊不是我,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