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 22, 06

一回首,好多年

晚上在自习室看Woodrow Wilson的《行政学研究》,不得不承认英语和中文表达方式的巨大差异,一些术语和冗长的定状语从句使文章读起来生涩绕口,几十页的文章读到一半时自己还是在云中雾里。坚持着把全文读完后,出了教室去透气,想起《荒岛余生》里汤姆•汉克斯一个人在荒岛上对着自言自语,名字同样叫Wilson的那只排球,居然莫名其妙地产生了要看《肖申克的救赎》的想法,于是转身回教室收拾东西。

回到宿舍到校园网VOD去看电影,发现播放器一直连接不上服务器,想换成Realplayer试试,结果每点一次页面的右键就会弹出一个提示“对不起,你想做什么?”的对话框,要不是这该死的东西出现在电脑屏幕上,我真想上去使劲踹它一脚,重试了N次无效之后最终放弃了看电影的计划。

继续围观...

Mar 05, 06

消失在沉默的夏天(一)

如果在一起却缺少沟通,这样的恋爱不知道算不算奇怪。
记忆里的那个夏季显得特别漫长,阳光清澈而时光凛冽。

多年前那个宁静的夏季夜晚,我和你并肩走在那条曾无数次经过的沿河堤岸,对岸星星点点万家灯火,脚下的两个身影被微弱的灯光拉伸得很朦胧。我双手插袋缓缓而行,自言自语般轻松地讲着自己的故事。偶尔的扭头会看见几近隐没在黑暗中你恬静的脸,那刻的我很想侧过身用力地抱抱你,抚摸下你柔软的头发。可惜夜色一直都没能让我去看清你的眼睛和表情,自然也没能找到一个合适的机会,我甚至没能从你的言语中听出什么情感。于是我不得不承认,当时的你是一个很合适的倾听者:安静地走在我的身旁,不罗嗦不打岔也不转移话题,偶尔的只言片语也只是为了将故事得以顺利地进行下去。

继续围观...

Nov 10, 05

从机器猫到哆啦A梦

doraemon

上礼拜六出去买礼物,在小寨好又多超市门口的一家玩偶店里看到一个日本产的木头机器猫,高15厘米左右,纯手工雕刻的绝版品,超喜欢。虽然我很想把他买下来,可也只能是想想而已,因为这块昂贵的木头是现在没任何收入的我所不能承受的——729元的价格比万代的超合金机器猫还要贵上300多元,旁边资料页上的那个全球限量版的Swarovski水钻机器猫在淘宝上更是卖到了万元的夸张价格。后来ss开玩笑说,如果将来你结婚的时候我能给你当伴娘的话我就把那个水钻的买给你,呵~,just a joke,怎么可能。

要是有一天我有了钱,一定要买一车小叮当带回家,洗手间放一个,客厅放两个,卧室里放三个,书房里放四个,电脑桌上放五个,书包里塞六个,剩下的亲戚朋友一人再发一个……

继续围观...

Nov 12, 04

不是序言的序言

对高三的回忆,脑子里仿佛只剩下最后几个月靠一包包咖啡撑着疲惫的双眼在教室做数学试卷的情形,没有午休。还有的就是每周一次的语文测试——那将近30篇规定话题的作文实在让我无话可说,直接的后果就是暑假的3个月中我只写了2篇东西,差不多一谈起写东西就要呕吐。不过语文老师的作文我还是很好地去完成了,原因是我一直都很尊重她,这一点和作文无关。

可惜语文老师给的分数却和我对自己作文满意度成了反比。我留着的那两份的作文一篇48分一篇没有分数:前者是自认写得最好的凡高自传,一份试卷上整整写了1600字——讽刺的是它只值了48分;还有一篇语文老师拒绝给分。其它写的东西在我看来都是垃圾。

其实我想说的是那篇没有分数的作文,一篇我用来发泄对话题作文不满而写的诗歌。试卷上只是给了红色的评语:随性。整个高中的试卷上我一共写过5篇不知道能不能称为诗的东西——我说过自己不是一个会写诗的人。最后一篇的结尾是,我是在用一种叫诗歌的格式来玷污诗歌。我只是想发泄,仅此。

继续围观...

May 18, 03

所谓矛盾孤独及其它

我是觉得所有的事情都充满了无穷的矛盾,这个是客观的现实。

但人在承认并接受这一点时,需要很长很长的时间。

不是因为时间的长短,而是时间带给人的折磨,纵是一个小时也觉得痛苦不堪;也许肉体的痛苦很痛苦,但至少人还是清醒的。精神不能解救的人,你怎么让他活下去?他会觉得即使是一个四肢健全的人,心理痛苦到无法自救又有何生存的意义。张国荣的死让我难过,但是可以从中悟到很多。我们很多时候并没有走到绝境,只是自己暂时无法解脱。

我告诉自己,无论发生什么,都要善待自己。所以我平静的接受了孤独,平静地接受了和别人的不同,平静地接受了他们异样的想法和眼神。什么叫出色?出色就是在世俗中保持自己的特色。不一样就一定会招致麻烦。在大体保持一致的情况下,我不会委曲求全地埋没自己的个性,这是我现在的想法。

继续围观...

12